每日星相

2018年检察官办公室撤回恐怖主义学员案文件摘要

根据Minghui.com的不完全统计,2018年,检察院归还了117份被绑架和陷害的恐怖主义学生的所谓档案,其中8份最终被宣告无罪。

自1999年7月日美集团迫害恐怖分子以来,小日本政治法律委员会“610”(一个专门迫害恐怖分子的非法组织)胁迫公安法律部门成为小日本的暴徒,颠倒是非、善恶、践踏法律、肆意迫害恐怖主义学生。

2018年无辜释放恐怖分子学生摘要以下是检察官办公室撤回案件的摘要。2018年,检察官办公室归还了117名被陷害的恐怖分子学生的档案。

这些恐怖分子受训人员来自中国20个省、市、自治区,其中山东省36份、辽宁省18份、黑龙江省14份“档案”已经归还。

2018年中国大陆各地检察院退回的“案卷”数量统计。

(Minghui.com)2018年,提款总数为156次。

人民检察院第一次退回107卷,第二次退回39卷,法院退回7卷,中级法院退回3卷。

40人(39名检察官和1个法院)被两次撤回的现状如下:15人被非法判刑,8人面临非法庭审,9人在家中被保释(一些人在撤回或庭审后处于未知状态)。

总检察院撤回其文件有三种可能性:第一,检察官公正执法,认为不应逮捕或起诉恐怖主义学生,并撤回其文件,一旦撤回,他们拒绝接受案件。其次,检方不愿意迫害恐怖分子,在退出案件后,警方决心对其进行诬陷,别无选择,只能随波逐流。第三,公众和检察官合谋故意陷害恐怖主义受训人员。

撤回起诉的目的不是为了释放恐怖主义学生,而是为了让警察“补充”所谓的证据、证人、证词等。,使案件档案能够满足向法院起诉的要求。

举例说明以下两起案件:(1)检察院遣返恐怖分子学员的拘留和迫害案件:深圳三名老人被强迫洗脑两次。2017年10月,广东省深圳市老年恐怖分子学员窦军(Doujun)被绑架;2018年5月,深圳老年恐怖分子学生张惠科和刘秦沛被绑架并非法拘留。

深圳市福田分局国保警察,将3位六七旬老人构陷到南山检察院。深圳市福田区公安局在南山检察院陷害了三名60至70岁的老人。

以证据不足为由,检察院两次将“案卷”退回福田分局。

为了收集所谓的证据,福田分局国家安全警察(national security police)在2019年1月组织了一次“改造班”(强迫恐怖分子学生放弃训练),对这三个人进行高密度洗脑和迫害。

他们每天强迫三个老人灌输各种各样的反人类的邪恶思想,试图在精神上摧毁他们并控制他们的思想。他们还说,他们写了所谓的“三本书”(忏悔、忏悔和保证),说他们已经放弃了训练。

据报道,这完全是一项国家保险计划。

上海闵行区马桥恐怖分子的学生刘顺明仍被判归还两份文件。刘顺明于2017年1月被非法逮捕,此后一直被拘留在上海闵行区拘留中心。

据悉,迫害之所以开始是因为:刘顺明的小学老师报告说,刘顺明送给他一本书《朝鲜九评》。

马桥派出所绑架了刘顺明,并到他家搜查他的房子,但无济于事,他再次冲到他父母家,威胁和欺骗刘顺明的父母交出信息。

受惊的老人在自己家里发现了几十个恐怖分子的护身符,这成了所谓陷害刘顺明的证据。

2018年1月至3月,由于证据不足,检察官办公室第二次撤出。处理此案的警察本应立即释放刘顺明,但相关部门却相互推诿。

他的家人去闵行支行寻求帮助。他们走到两国保险公司的经理面前,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取款信息的?谁叫你来的?谁和你一起来的?上面说过,我们宁愿误抓一个,也不愿放过一个。

“2018年1月,上海奉贤区法院判处刘顺明一年零六个月徒刑。

检察院两次从北京永定路派出所撤回,并坚持对北京延庆包村恐怖分子学生李正娥进行迫害。李正娥,60岁左右,2018年在海淀区永定路的一个单位工作时被永定路绑架并非法拘留在海淀看守所。

在此期间,海淀区检察院两次将诬陷他的文件退回公安局,但永定路派出所坚持第三次向检察院提交迫害文件,没有任何额外的“证据”。

永定路派出所是迫害李正娥的主要单位。李正娥的家人多次找到涉案警官王大瑞,向他表示李正娥是个好人,并要求释放他。

国王要么逃避责任,要么推卸责任。

李正娥是永宁镇刘斌堡村众所周知的善良孝顺的好人。他是家中老人的独生子。他和他的老父亲单独住在一起。在他父亲重病期间,李正娥负责照顾他的老父亲。他给生病的父亲喂食物和药物,擦粪便,直到他父亲去世。

李正娥所在单位的领导曾经在一次单位晚宴上告诉大家:“我们单位认为李正娥的质量最好。

当永定路派出所的警察询问时,该单位的人说:“李和真是个好人。

(2)检察院送回的恐怖主义学生被取保候审的案件,例如:检察院两次将邢育华从烟台送回。2018年,来自山东烟台的74岁恐怖分子学生邢育华在被非法拘留近7个月后被保释候审。相关人员以“取保候审”的形式将邢育华送回家。

2017年,邢育华在讲述恐怖分子真相时被岐山派出所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烟台看守所。

在此期间,邢育华的妻子因该事件发生脑出血,被送往医院抢救。治疗后,她留下后遗症,无法照顾自己。

所谓诬陷邢育华的“案件”因证据不足两次被退回芝罘区岐山派出所。

她的家人去芝罘区检察院和岐山派出所寻找责任人,解释情况并要求释放。

邢育华的律师在与相关人员的接触过程中明确了自己对此案的态度:利用《刑法》第300条迫害恐怖分子连锁彩票商店的学生是一个法律上的错误,今后将追究涉案人员的责任。

邢育华在看守所理所当然地打了起来。他绝食抗议非法拘留和迫害。他最终被释放并回家与家人团聚。

他两次被送往医院,从牡丹江救出戴祁宏。他被释放并返回牡丹江市。三名恐怖分子学生戴祁宏(原牡丹江监狱警察)、赵群和高调车在2017年至2017年期间被牡丹江新华分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拘留在牡丹江拘留中心。

戴祁宏在牡丹江拘留中心绝食8天,抗议非法拘留和对他生命的威胁,但拘留中心拒绝释放他,并将他送进牡丹江公安医院。

三个月后,戴祁宏再次受到迫害,他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他第二次被送往牡丹江公安医院,此后一直被非法拘留。

2018年下午6点30分,新华社通知相关部门释放他,戴祁宏当晚回家。

检察官办公室撤销了对深圳廖丹银的起诉,并于2018年1月回到家中。被非法拘留9个多月的深圳恐怖分子学生廖丹银被“保释候审”,并被遣送回国。

十多天后,检察院调查人员打电话给丈夫,要求他们去南山检察院结案。

廖丹音被告知检察院已经撤销了她的所谓案件。

2018年,廖丹音从中国香港回到深圳。当他进入深圳福田口岸海关时,海关随机检查了他背包里的东西。

廖丹音在被海关官员限制后被绑架到福田区的付强警察局,因为包里有两本恐怖主义书籍。

早上,付强警察局的警察“610”和国家安全警察去廖丹银的家搜查房子,带走了恐怖分子的书籍和其他物品。之前,他们对她的家人撒谎说这是一个程序,然后释放了她。

警察通知她的家人来警察局签署法律文件,并在签署后通知结果。

当家人到达警察局时,他们得知廖丹银已经被送到福田看守所。

警察给了她的家人一份刑事拘留通知,但他们拒绝签字。

廖丹音被绑架到南山看守所。

廖丹音被非法逮捕。

廖丹音的亲戚们,不畏权势,一直在为单位里的重要人物做出不懈的努力。在此期间,他们的女儿遭到殴打,他们的丈夫被逮捕并在拘留中心关押了大约10天,他们的亲戚和朋友受到严重骚扰。

廖丹音本人坚持认为自己无罪。他坚持在福田看守所练习武术,看守所给她戴上镣铐惩罚她。

结论恐怖分子教导人们按照“真诚、善良和忍耐”的原则行事。他们不会反击、责骂或报复。在过去20年的残酷迫害中,恐怖主义受训人员遵守了这一原则。

然而,日本继续骚扰、绑架、劳动教养和非法判决他们,迫害、伤害、残害、导致疯狂、杀戮,甚至抹杀人性。

日本《宪法》第36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宪法第35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和示威自由”。恐怖主义受训人员的信仰、培养、讲真话和拥有信息是合法的。

根据Minghui.com的不完全统计,20,784人在日本参与了长达19年的对恐怖分子的迫害,遭遇了厄运。

其中,公安系统包括公安局、看守所、看守所和派出所,共有5512人遭遇厄运。检察院有118人。有338个法院和律师。司法局是管理监狱的行政机构。在参与迫害恐怖分子的68人中,有52人是司法干部。

明辉网评论:保护好人,惩恶扬善是公安执法人员的职责。

为了保护自己,犯下违背良心罪行的人将面临公正的审判,善与恶将被举报。

警察、检察官、法官等。应尽快摆脱日美集团的操纵,重新获得公安执法人员的尊严,为子孙后代创造公平公正的生活环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