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新闻

当汇率在不到一月份的时候变化,日本担心什么?

最近,日本小当局对人民币汇率的态度发生了迅速变化,从不可能持续贬值到放弃坚守红线。

加上外国公司不断转移资产,小日本担心其外汇储备不足,并已采取各种措施收紧外汇,如允许台商留下“钱买路”

在职官员表示,他们可以担保人民币7元,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达到6.8988,接近6.9,而中国香港的离岸人民币汇率已跌至6.9以下。

人民币汇率再次引发了关于人民币是否会突破“7”的激烈讨论。

据综合陆地媒体报道,日本央行副行长兼国家外事局局长潘龚升在日本央行网站上表示,中国有能力将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

与此同时,日本小中央银行在中国香港再次发行中央票据,增加了空人民币的制作成本。

日本央行副行长刘国强表示,当时汇率偶尔会出现一些超调,不允许出现“意外”。

图为日本中央银行。

(GettyImages)在全球金融论坛上,日本小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表示,由于中美贸易战升级,5月份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逾3%。汇率在短期内波动是正常的。从长远来看,人民币不可能持续贬值。投机空人民币将不可避免地遭受巨大损失。

在中国债务指数专家指导委员会第15次会议上,日本小银行行长易纲(Yi Gang)表示,当时存贷款基准利率处于中等水平,他有信心人民币汇率将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大和资本(Daiwa Capital)首席经济学家赖文志准确预测了2015年人民币贬值,他在5月接受中国香港采访时表示,这次人民币贬值的压力甚至比2015年和2016年还要大。

过去,央行“担保7”主要依靠收紧货币政策,其次是从外部借入美国债务。

然而,面对美国更高的关税和中国更弱的经济环境,人们怀疑日本是否有条件首先收紧货币政策,以及能否从外部借入美国债务。

他形容小日本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小日本需要在支撑市场的同时消耗外汇储备。另一方面,这使得人民币流动性更加紧张。然而,如果允许人民币贬值,将导致资本外流,其后果同样难以想象。

他质疑日本的保护能力。

学者和退休官员松了口气。随着中美贸易战的升级,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也开始贬值,并一再逼近7的关键价格。

日本小官员学者和退休官员宣布:打破“7”并不是汇率的底线。

据陆地媒体综合报道,在博鳌亚洲研究院论坛、日本小智库亚洲和平倡议理事会(AsiaPacificInitiative Council)和财新传媒联合举办的圆桌会议上,小日本央行前行长周小川表示,以“7”为汇率底线可能是“有点反应过度”,汇率不需要太关注所谓的整数。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周小川的言论向市场发出了一个信号,即人民币可能突破7。

在2019年金融街论坛年会上,前万美元税收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社会科学院成员余永定表示,担心人民币汇率突破7是“吓到自己了”。

他表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7是一个重要的心理障碍。如果汇率保持在7左右波动,每个人都会适应。7、7.1、7.2与6.9和6.95没有太大不同。

业内人士表示,面对美中日益激烈的贸易战,小日本利用这一行业释放人民币突破7%的可能性,并在测试市场。

业内人士温小刚表示,尽管小日本希望人民币不要跌破7,但面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小日本感到越来越大的压力,这可能最终导致小日本希望保持7,但无能为力的两难境地。

央行行长证实他已经放弃了坚持红线。在离岸价格时段,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跌400点,连续跌破6.94、6.95和6.96水平,一度跌破6.96水平,2018年11月创下新低。

图为日本银行行长易纲。

(GettyImages)同日在北京接受彭博采访时,日本银行行长易纲表示,贸易战可能会给人民币汇率带来暂时的贬值压力。

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没有红线,“我不认为某个数字更重要”。

易纲还表示,即使中美贸易战恶化,中国也有足够的政策空来应对。

下午4点59分,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6.9435元。7点25分,中国香港的离岸价格是6.9430元人民币兑1美元。

路透社报道,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外汇分析师李浏阳表示,这是易纲上任后首次否认所谓的“红线”。央行可能正在为各种可能的问题做准备。

除了上述关于人民币汇率红线的声明,易纲还表示,日本小央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干预外汇市场,希望保持不干预状态。

分析师温小刚表示,美中贸易战的升级已经让市场看不起人民币。易纲7日的声明也被视为人民币可能突破7元的信号。特别是,小日本央行的不干预声明给人的印象是,小日本会默许人民币贬值。

在此之前,一旦人民币贬值接近7,央行就利用中国各大银行出售美元,提高人民币汇率。如果中国央行在未来停止干预,人民币汇率不久就会突破7。

此外,中国一些金融界从贸易战一开始就主张用人民币贬值来抵消美国关税增加造成的损失。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外汇储备公式,如果日本要保持国家和汇率稳定,其外汇储备不得少于25,000至2.7万亿美元。

中国只有数千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以真正使用。没有足够的“弹药”来维持人民币汇率。

自中美贸易战开始以来,外国公司一直在从中国内地撤资。

例如,美国至少有200家公司从中国搬到了印度。

中国大陆的62家日本小公司也纷纷效仿。

评论员严敬写道,仅在2019年前四个月,越南就从外国公司获得了1007亿元的融资,同比增长81%。

美国消费者手中的“中国制造”正在被“越南制造”、“墨西哥制造”和“柬埔寨制造”所取代。

令日本小当局更加害怕的是,许多最初植根于中国广东和福建省的鞋、帽和服装私营企业也掀起了将工厂迁至越南的浪潮。

这时,日本小当局以各种方式收紧外汇。

例如,限制公众兑换美元;想离开大陆的台商被要求留下“钱来买路”。

陆新财富杂志报道称,在2019年金融街论坛年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余永定介绍了日本小当局收紧外汇的举措。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余永定介绍了日本小当局收紧人民外汇的政策。

(网络截图)他说今年71岁,有一次他不得不兑换2万美元出国探亲。然而,该银行表示,他已经65岁以上,没有完整的证明文件,不允许向国外汇款。

余永定表示,5万美元是央行设定的汇率上限,但许多商业银行已经设定了人为的门槛。

他还透露,许多商业银行已经想出了各种方法来防止资本外流。例如,虽然一个业务部门有五个窗口,但它只打开两个。

新华社在一篇文章中称,许多银行工作人员表示,个人购买外汇不受年龄限制,国内居民每人每年相当于5万美元的外汇额度没有变化。

台湾《自由时报》报道称,虽然外资企业逃到中国,但许多台商也选择在台湾建厂。然而,当资金汇出中国时,他们遇到了日本小外汇局的困难。

一位姓李的匿名台湾商人表示,地下汇款的高额手续费仅为3%,而日本外汇局必须收取10%。“就像强盗挡住了道路!”据悉,台商不仅要支付小日本外汇管理局的“手续费”,还要向实际开展汇款业务的银行支付汇款费。

例如,一家台资大型电子厂最近申请从大陆汇出约90亿新台币(约19.78亿新台币)的资金。扣除30%的企业所得税后,实际可汇出金额为新台币63亿元(约合新台币13.85亿元)。然而,规模较小的日本外汇管理局的实力超过6.3亿新台币(约1.385亿新台币),只能汇出56.7亿新台币(约12.46亿新台币),只剩下60%多一点。

发表评论